当前位置:云顶娱乐平台

躲猫猫事件网民调查团被指未揭开真相遭质疑

2019-06-12 网站地图 :238รอง

躲猫猫事件网民调查团被指未揭开真相遭质疑
  20日,在晋宁县公安局会议室,“风之末端”(前排左三)等网民调查团成员提出自己的疑问。《都市时报》供图

   “今天你躲猫猫了吗?”

  在云南警方公布看守所内有在押人员因为“躲猫猫”一类的捉迷藏游戏而死后,这句话便开始风行网络,热度难减。

  2月19日,事件发生转变――网民调查团成为超越案件本身的热点。然而在经历尴尬的调查后,网民铩羽而归,真相并未大白。这些质疑案件的网民代表,反成遭质疑的对象。

  在这些质疑的喧嚣声中,躲猫猫事件已成为政府处理网络舆情的实验性标本。无论结果成功与否,都已开先河。

   政府不再“躲猫猫”

  2月19日下午2点,云南省省委大楼4层的办公室内,宣传部副部长伍皓盯着电脑屏幕上滚动的QQ群信息,眉头轻蹙。电脑旁的烟灰缸内堆满烟头,余烟袅袅。

  伍皓思考着他的决定,一个足以引爆网络世界的决定。

  下午2点49分,他在QQ群内发布了第一条信息:“为应对躲猫猫事件,我们拟采取一个行动,组建一个网民调查团……”

  事实上,在现实世界,当天上午伍皓就已敲定了这个方案。

  躲猫猫事件进入伍皓视野是在2月17日左右,当时他正忙于参加全省的宣传部长会,“上网时发现这个事件已经成为网络舆情的聚焦点,而我们却还没及时应对”。2月19日上午,云南省委召开了一个专门的协调会,政法等相应单位参加会议。

  会议上,伍皓提出让网民去现场进行调查,“网络的焦点,就要按照网络的规则解决”。提议之初,各部门的领导尚有顾虑,但很快大家达成共识,决定让网民公开、透明地了解情况,“政府这次不再躲猫猫,要让社会公众知道真相”。

  虽然已作决定,但伍皓仍担心号召发出后,未必会有网友参加,“毕竟是无报酬而且很辛苦的事情”。于是,他决定先在自己的QQ群内小范围地征集意见。

  伍皓的QQ群名为“伍皓网络意见箱”,成员数百人,多为媒体记者和网络写手。为了吸引网友参加,在QQ群发出消息的同时,他还承诺最先报名的可担任调查团的主任。

  消息发出37秒后,网友“边民”最先报名。1分钟后,网友“风之末端”报名,按照承诺,两人成为调查团的正副主任。

  随后,当天下午,云南网发布《关于征集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参与调查“躲猫猫”舆论事件真相的公告》,公告迅速被转载。公告所留宣传部新闻处的电话被打爆,近千名网友报名参加。

  大学生李宁是报名者之一。2月19日晚7点多,他回到宿舍后,从QQ的弹出新闻中看到公告,随即电话报名。当晚10点,新闻处回电告知他的申请通过,并告知他第二天的集合时间和地点。

  当晚,对入选者而言是一个难眠之夜。2月20日凌晨,“风之末端”在天涯社区发表了题为《求真务实,不辱网友使命――我去参与调查“躲猫猫”》的帖子。

  李宁则一直在宿舍查资料到凌晨1点,临睡前他再次检查自己的装备:水笔、记录本、眼镜。躺在床上,他还在构思将要提出的“疑点问题”。

   不解渴的调查

  2月20日上午8点多,调查团的成员齐聚云南省委大门前。调查团共15人,其中相关部门工作人员4人,媒体代表3人,网民和社会各界代表8人。

  李宁说,在出发之前,宣传部并未给他们下什么禁令,也没过问他们的行动计划。出发时,调查团的代表们和赶来的媒体记者分别乘坐两辆中巴车。

  当天上午8点半,车队出发前往距昆明约50公里的晋宁县。在车上,李宁提出了他准备的两个“疑点问题”,一是死者伤口的位置,另一个是看守所的环境。在车上,大家分别提出意见,并汇总成5个问题,“气氛很民主,想到了就可以说出来”。

  上午10点07分,调查团来到晋宁县公安局一楼一间会议室,与当地相关部门见面并开会,会议全程录音。随后,众人来到距公安局约100米的事发看守所。

  按照规定,看守所内禁止携带摄影录音等设备,办理好相关证件后,调查团爬过一段铁楼梯,走上看守所的巡视道。

  透过铁网和玻璃窗,李宁等人详细查看了看守所的环境。在事发的9号监舍内,9名关押人员正在院中练习站姿。他们打量着陌生的调查团成员,眼神中带着好奇。

  “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,我们再次提出要看监控录像,也因相关规定而被拒绝了。”李宁说,大家很多预期的设想都没实现。调查团查看了一些文字资料后,离开看守所。他们谢绝了当地政府的午餐邀请,来到一家小餐馆内AA制聚餐。饭菜简单,每个人心头沉重。

   无力的报告

  当天下午4点,调查团返回昆明。他们向宣传部借了省委大楼内的一间办公室,开始写调查报告。宣传部工作人员留下开水和茶叶后,便离开办公室,此后再无人过问他们。

  为求准确,调查团要求每一个人都整理录音和回忆细节。当晚11点,报告仍在整理中。李宁出去走了好远,才买到几份米线,算作众人的晚餐。

  昨天凌晨1点,报告正式整理完毕,3名成员分段向大家朗读了最终报告。21日凌晨2点左右,报告正式于网上发布。

  伍皓并未提前审阅报告,他和众多网民一样熬夜等待结果出炉。凌晨2点多,看过网上的报告后,伍皓直言“不解渴”。他说以网民的角度,这份报告并没有给事件下一个结论。

  同样沮丧的还有调查团的成员。他们在报告中称,在网上可以呼风唤雨的网友,在现实却是那样无力,“这篇报告,绝不可能让躲猫猫事件解密或者真相大白”。